logo  
  主頁 : 醫療個案NEW : 問與答 : 最新消息 : 產品介紹:
 
 

醫療個案
第一章   

EM-X治療癌症的顯著成效
不動手術的成效

前來醫院(琦玉縣和光市)就醫的,幾乎都是被醫師宣佈放棄的癌症末期病患。

所以,除了設置關於EM-X的詢問處外,對於EM-X的需求、疑問以及來自遠處各地的訪談和詢問更是紛至遝來,就高齡者的中島奈美女士(八十六歲)便是其中的一位。


中島女士屬於卵巢癌的末期患者,最初是因為不小心跌到而住進附近的綜合醫院,於是做遍了各種基本檢查,竟然發現了體內有癌細胞,醫師建議必須馬上動手術,家人不禁猶豫了起來,如此高齡有必要進行這樣的手術嗎?


經過全家的討論結果是先辦理出院,再到市內的明星醫院再檢查一次,經過再一次的診斷之後,醫生明確告知家屬病人患有卵巢癌。但因病人高齡,所以開刀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雖然放棄了開刀的念頭,但是對於什麼都不能做,像是等待死亡般的家人來說,也是一種痛苦的折磨,方在偶然的機會下看到健康雜誌所記載的EM-X的相關事項並向我詢問。

(當我接獲對方電話詢問時是在一九九六年的八月底)
當聽取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病情已經在相當不樂觀的情形之下,卵巢癌的腫瘤指數(體內發生腫瘤後所產生的物質,為判斷腫瘤的存在以及治療的效果所使用的輔助檢查值)已經表示為CA125的數值,CA125數值若超過100則屬於嚴重症狀,那也就是在提醒著家屬要有心理準備了。
我也不禁暗自揣測病人可能最多只有3—4個月的生命,然而對方仍提出EM-X的需求,一次70c.c.,一天三次(合計210c.c.),經過我指示分量之後便送交EM-X,接下來只能等待奇跡出現。
中島女士飲用EM-X三個月後,再度前往市內的醫院檢查,居然出現了令醫師大為驚奇的結果。CA125數值竟然下降至74左右,但當時家屬並未向醫師提及飲用EM-X一事,所以醫生對結果相當錯愕,而患者本人對EM-X的信賴直線上升,從此便不間斷的飲用至今。
以下的記錄是供作參考的腫瘤標記(CA125)的變化。

日     期

  腫    瘤    指   數 

1996年8月3日

104(EM-X飲用開始于同年的9月6日)

1996年12月4日

74  (EM-X飲用經過3個月的時間)

1997年4月3日

70 (EM-X飲用經過7個月的時間)

1997年9月5日   

65 (EM-X飲用經過12個月)

此一數值的變化,說明了癌幾乎消失的事實,不僅如此,患者本身的健康狀態相較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根據家人的報告,先是大小不斷的感冒不復發生,已經發白的頭髮,也逐漸長出一絲絲黑色的毛髮,緩慢的舉止動作也漸漸的靈活了起來,作息輕鬆沒負擔。


舉個例子來說,以前開瓦斯時手會顫抖是非常危險的,而現在動作反映則恰如其分,幾近陌生的家事則一點一滴的開始接觸。而她也因此又能再度重拾筆桿寫日記。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飲用EM-X之後,癌細胞不但消失,連帶著整個人也跟著年輕了起來。


另一項事項也得到了證實,就是中島女士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曾至醫院進行腦部CT掃描攝影,結果腦部狀況良好並且呈現出四十歲年齡的活動力,醫師觀察後表示若一直保持現狀,保證活到一百歲都沒問題,家屬原本擔心多少已經出現的癡呆症徵兆從此走出陰霾,不僅身體健康,而且現在每週三次從安養院到書法補習班上課呢!


原本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卻戲劇性的恢復過來,最近EM-X的量減為一次50c.c.

(一天150c.c.),患者本人還愉快的表示只要有EM-X,不管是癌還是其他疾病都不怕了呢!我想這樣整體的醫療有極大的幫助,因為在飲用EM-X的同時也重新拾回了與患者互相的[信賴感]。


中島女士的狀況是在開始飲用的初期,就因為有了自覺而表現出相當的效果,何時才是結合EM-X最好的時機並無絕對。中島女士在開始飲用的第一個月的時間,或多或少出現了好轉的反應,當然健康雜誌也詳加說明了各種反應現象,也對家屬用著[一切順其自然]的樂觀建議。所以當患者在飲用EM-X時更需要家人的鼓勵與支援,才能將效用發揮到最高點。

手術後的復原能力


接下來介紹肺癌患者飲用EM-X的實例。內田彬先生(七十歲)長年任職於九州某鄉里的裏長,在過於忙碌的狀況下不刻前來我的私人醫院,因此捎來如下內容的信函,此為私人信件只摘取其中重點說明:

十七年前的某日發生心肌梗塞,很幸運的命保住了,所以從此以後我比別人更加倍注意身體的健康,平常在衛生方面以及飲食生活可說是小心翼翼,一年兩次的身體檢查也從未間斷過。
今年一月的檢查結果並未異常,但是過了半年後,也就是七月份的檢查時出現胸部有異狀陰影,之後再進一步接受精密檢查時,證實了肺部左下葉有腫瘤。腫瘤的範圍不小,我想這應該是肺癌沒錯,沒多久就決定儘快進行手術,但是事前我曾聽說EM-X的各種實例,促使我決定將希望寄託於它來爭取最後的生存希望。

因此特來信請教EM-X的持續取得方式以及處方的指導,敬請不吝賜教。目前我的自覺症狀是
輕度的咳嗽,但體能良好且食欲旺盛……

一旦發覺是癌,醫師總是事不宜遲的建議進行手術,但最近不開刀的民意甚囂塵上,若是初期我會認為還是開刀切除比較妥當。我的立場決非否定實行切除癌的手術,只不過,手術會產生大量的活性氧,就算成功的切除了癌,手術後體能被破壞,免疫力也會跟著降低,再發作的可能性也相對的提高,特別是配合抗癌劑的使用,這一類實例不在少數。
依照內田先生的要求,我送達了以下附加處方的EM-X:[第一個星期每天飲用100c.c.(分成早晚各0c.c.),以後每天飲用200c.c的分量]。
誠如當初決定的內田先生照原定計劃進行切除手術,為顧及全局應該必須切除半邊全部的肺,但是根據醫師的判斷二分之一的肺就已經足夠。
人體器官的切除手術當然是越小時切除越好,只是如此一來,癌細胞周圍可能無法完全切除乾淨,再發作的機率也相對的提高。而內田先生在手術後一年半,不但觀察不到再發作的徵兆,體能也迅速的恢復。
內田先生雖然不是我直接診斷的病患,但因為這是EM-X臨床病例相當好的參考資料,所以才向主治醫師調閱病例資料,其中[手術後的經過]如以下記載(一九九六年的資料)。

 1996年7月29日  

手術前檢查並進入醫院內科辦理住院。檢查的結果,患者的身體狀況已達到可以全身麻醉進行手

術的標準。

1996年8月2日

同一醫院,轉入外科。   

1996年8月5日   

進行左肺下葉切除手術,麻醉時間為六個小時,手術時間六點二十五分,出血量234c.c,手術後插管進入ICU。

1996年8月6日

上午十點,撥掉插入的氣管 (TUBE),下午一點,病患表示饑餓。

1996年8月7日   

午餐約進食半量。

1996年8月8日

餐飲全量進食。

1996年8月9日

可以步行。

 對於七十歲的人來說,開始飲用EM-X到進行手術,手術後的恢復狀況可說是相當迅速。
十天的時間有這般的成績,就是因為在這段期間一個勁兒的持續飲用,才能提高手術後的恢復。這的確是證明了手術前飲用EM-X,除了幫助手術進行順利,連手術後的恢復過程也更加良好。


與抗癌劑合用


過度勞累的四十一歲肺癌病患齊藤治先生也是一個很好的範例。序文裏已作了簡單的介紹,醫生並未告知病人關於肺癌一事,病人同時也有糖尿病的現象,當時診斷醫師只告訴他因糖尿病再度惡化必須緊急入院。此時患者的太太從醫生口中得知先生只剩三個月的生命,當時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左肺由上到下感染了五分之四,手術難度相當高,[一切就只能寄望老天的安排]醫師無奈的安慰著病患家屬。
病患的好友帶來救命的消息,好友自友人那得知EM-X之後,隔日就帶來10瓶(200c.c.)EM-X,叮嚀患者的太太務必記得讓他服用,並說明其他成功的案例。
然而病患卻排斥健康食品以及健康飲料等等之類的產品,並表現出一貫嫌惡的態度,極力的拒絕。但在盛情難卻的情況下,當場只好硬著頭皮一口氣喝掉一瓶。
結果第二天出現了發熱的現象,雖不至於是高燒倒有點像是感冒,大約三十七度半左右的持續發燒,患者直抱怨都是那瓶奇怪的水惹的禍。
但是齊藤太太心中可不這麼想,因為先生的好友在離去前,已經將EM-X的相關事項說明清楚,包括報導EM-X的資料、雜誌及比嘉教授的著作,更進一步說明了好轉反應的實證。
齊藤太太把友人的建言銘記在心,並下決心不管用什麼方法,最少三天要喝掉一瓶,當然量越多越好。
於是齊藤太太,小心翼翼的將EM-X混合在飲料、開水以及各種食物裏,讓先生在不知不覺當中每天服用了EM-X,本來預定三天喝一瓶的,結果以超高速度改為一天一瓶,本人以為沒有喝,但事實上卻是一天一瓶的飲用。
但是患者依然無間斷的持續發熱著,醫院方面對於癌症末期並未安排進行手術,只是注射抗癌劑.
出院前又進行一次X射線的照射。結果陰影變淡了,這也令醫院判斷是抗癌劑的效用,因此對齊藤太太作了以下的說明:
    抗癌劑優越的效果因人而累,但是也有暫時性的好轉現象,齊藤先生的狀況很有可能也是暫時性的有效,如之前的建議一樣,還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以免失望更痛苦。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醫師也是相當的困惑,對於末期肺癌患者竟然可以順利的在一個月後出院的實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現象,但事實上卻發生在齊藤先生身上,醫生[鐵定]認為是抗癌劑發生效用來解答心中的疑惑了。
抗癌劑對末期患者起不了作用是醫師一致的體認,可以恢復到這樣的程度根本料想不到,所以依然判斷為暫時性效果是想當然爾。
但是齊藤太太新中很明白的確信,這是來自EM-X的效果,所以在自家療養時特使不放過任何機會,在先生不知情的情況下持續飲用。
抗癌劑治療配合EM-X的餘用,減少了抗癌劑的副作用,雖說齊藤先生的病症好轉並不能全然歸功於EM-X,但出入醫院,包括住院的一個月前後總共四個月,癌完全消失了。
通常,被確定的癌很少能夠消失無蹤,連手術都無法進行的末期肺癌只因為飲用了EM-X就能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如果因此提出EM-X的神奇功效治癒了癌症,這恐怕是瞭解醫學人士絕對難以認同的。
此一案例到最後,醫師一直都不知道病患飲用EM-X,仍舊認為是抗癌劑引起的戲劇性變化。
齊藤先生的好友可以說是他的救命恩人,但他本人並不知情,現在已經回復到正常生活的齊藤先生,至今仍抱怨著友人的那瓶奇怪的水呢!


強勁的抗氧化功效


手術後才開始飲用EM-X也發生了驚奇效果的案例。兵藤和也(四十五歲),患有罕見的星狀芽細胞腫瘤。
腦細胞周圍埋伏著形狀像爪子般稱為神經膠質(glia)細胞,神經膠質細胞當中含有一種星形神經膠質細胞(astroglia),此一星形神經膠質細胞所產生的星狀芽細胞腫瘤,是所有癌症當中屬於相當惡性的一種。
兵藤先生的病歷上寫著[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取出腫瘤,六月二十八日開始進行放射性治療]。

這項手術是在某大學附屬醫院所實行的,手術後因發生呼吸麻痹而裝置了人工呼吸器。
一般手術過後,患者想從床上坐起或轉個身都備感艱辛,無能為力的家人只能袖手旁觀,因此在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下,便送進我的醫院,期待EM-X是否會有奇跡出現。
剛來的時候,兵藤先生的雙手、雙腳麻痹得根本動彈不得,八月二十五日住院,二十六日馬上進行EM-X的點滴注射,點滴在量的方面是比直接飲用上是少了很多,但由於它是直接注入血液裏,也是有驚人的效果。
第一次使用EM-X點滴的方式,我也需要相當的勇氣。經過少量分次的進行,其劇烈的效果果然不同於飲用的方式。病患能健康出院是我身負醫師的重責大任,所以現在我也會將EM-X點滴使用于重病患者。
兵藤先生的注射是由2c.c.開始,每次增加0.5c.c.,就在點滴開始注射一星期後竟然可以自發性的呼吸。經過持續不斷的注射點滴,手慢慢可以動了,雖然因為氣管切開無法出聲音,但意識卻很清楚,而食欲也漸漸恢復了。
在大學附屬醫院都已經宣佈無救的狀態下,竟然可以回復至如此狀態,這該怎麼理解?這並非有意要與大學附屬醫院的判斷持對立看法,但是現代的醫療水準並不能完全阻止癌的擴散,就算除去腫瘤的部分,接踵而至的呼吸困難,造成四支麻痹的狀態……等等,最後只能判定為[復原的希望全無]。
從外在現象看來是如此,患者本人身體當中仍存在著自然的治癒力,此一能力維持著生命。但是當此一能力在癌擴散之後便會失去,甚至在癌細胞既不擴散的情況下,自覺性呼吸也不能自然運作的狀態,要幫助身體恢復能量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旦到達這種狀態的時候,體內再生力的總量和活性氧的總量,其量多量少便是一決勝負的關鍵。嚴重的癌症患者與癌症末期的病人,其體內的活性氧皆異常增大,所以抗氧化物質必須大量的補給。
以前EM-X並不能提供如此大量的抗氧化物質,維他命E、維他命C以及黃酮類化合物等,才是最佳的抗氧化物質,但被癌侵襲至此,這一切其實已經難以挽回。
話說回來,EM-X擁有不同的抗氧化能力,EM-X並沒有直接只好癌的能力,同時飲用和注射點滴造成如此驚人的效果,呈現在眼前的事實,實在是具有相當的戲劇性變化。
一旦確定是癌症末期,當事人的生命力自然而然的會出現落差。同樣歷經的過程呈現出同樣的症狀。有人仍保有著生命力,有人則似油盡燈枯。旁觀者或許看不出來,但在服用EM-X以後則顯而易見,由此更可以確認配置EM-X的神奇價值所在。
只不過,並非所有的人都能夠享有EM-X發揮的效果。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同,使用的效果也不同,這也是無法在事先預設或者決定。
EM-X的調節配置量主要是以腫瘤標記的數值作為參考,再加上當事人的身心狀況、意志力、元氣、疼痛的程度,以及不舒服的感覺、視力、聽力等等有關五官的自覺症狀,仔細觀察後再給予服用。這些都是配置處方最重要的依據。

合併使用高抗氧化的物質


因EM-X使得症狀產生戲劇性的改變,所以無論如何服用或注射多少點滴,總是事與願違的也不是沒有,這可能要說也許是當事人和EM-X的習性不合吧!根據我的經驗,大約一百人當中只會有一人會與EM-X的習性不合。
與生俱來的體質、遺傳因數的問題有連帶關係也說不定。在一定時間內就算看不見效果,體內的抗氧化能力增強則無庸置疑。所以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治癒不僅癌治好了,其他各種疑難雜症也隨之消失,一旦開始飲用就不要放棄的持續下去,這是我對病患最衷心的建議。
在治療肺癌的病患當中,佐佐木善之先生(五十六歲),主動向我提出了EM-X的需求。首先從他的病歷表中看出,肺癌是在一九九六年七月發現的,沒多久即轉移至腦部。
腦部是根本無法進行抗癌劑或放射線的治療,而肺部手術也是困難重重,所以醫師表示束手無策。被告知肺癌惡耗的當然並非病患本人,而是佐佐木太太,醫師表示佐木先生患的是肺癌,目前已經擴散轉移至腦部。腦部方面雖然可經由放射線和抗癌劑來控制,但是肺部感染位置的手術卻具有相當高的危險性,所以腦的治療結束後請辦理出院,今後除了儘量讓患者心情保持愉快之外,剩下的只有聽天由命了。
佐佐木太太當時嚇壞了,一時還無法接受只剩下半年生命的突來惡耗。當天回到家中,佐佐木夫人傷心不已,先生只做了腦部治療便出院回家,接下來只有無奈的走一步算一步,過一天是一天……
不久,聽到有人談及EM-X才打電話到我的醫院來,從記錄上看出,發現肺癌大約是在一年半以後,也就是九七年十月二十一日。
在聽取病情的原委後,我不禁馬上表示:[佐佐木太太,EM-X的良性發展造福了不少人,可千萬不要輕言放棄哦!]我當下開出處方,建議給患者每天180 c.c.的飲用方式。
    開始飲用的兩個星期內,佐佐木太太注意到先生身體起了變化,原本滿頭的白髮漸漸的轉黑,體能也越來越好。欣喜若狂的太太忙不迭的陪同先生前往醫院檢查。X射線照攝的結果,癌症影像變淡了!主治醫師一臉訝異的表情說著:[天啊!這真是奇怪,難道我給的抗癌劑發生效用了嗎?]
從此佐佐木先生便不再上醫院,持續飲用EM-X至今。從被宣告[只有半年的生命……]已經經過一年半,其功效至少確實延長了一年。
我心想若如此循序漸進的話,應該可以治好。但仍天下從人願,九七年的年底因患者感到不舒服而到醫院來作檢查時,腦癌雖然消失了,卻發現右肺葉3—4公分的腫瘤並向兩肺作細微的擴散。
除此之外,也有咳出血痰的症狀,脖子的淋巴腺也開始腫脹,既然飲用無效就只有進行點滴注射。改換點滴注射不久?
佐佐木先生的個案,說明了EM-X的效果決非有魔術般的神奇。抗氧化能力在提高的同時,連帶的將自我免疫力也活性化了,因此才能戰勝癌症。前面所介紹癌症消失的案例也是一樣,並不是每次都能如此輕而易舉的一蹴即成。
雖然我建議最好多方的嘗試比較好,而目前引起各界討論的AHCC(蘑菇菌菌絲的細胞所含之纖維經酵素處理過後的物質)、鮫魚軟骨、維他命C等都可一起試著服用看看。
當EM-X的功效稍嫌遲緩時,若要提高抗氧化能力,試著合併食品一起服用,效果也不錯。
EM-X無副作用
飲用EM-X還會有另一種效果,接下來介紹的原昭子女士(六十一歲)的病狀以供大家參考。原女士在大學附屬醫院進行一整天的健康檢查,在確認右肺異常之後,再做CT檢查的結果發現,右肺有近一公分的癌。
接下來便要進行手術了(一旦感染肺癌,無論左右哪一邊的肺葉都將因為手術而被切除,接踵而來的呼吸困難、無法運動的後遺症,將長久伴隨),但原女士的先生很早以前就對EM-X就知之甚詳,便在第一時間內來找我,並要求在手術進行之前,希望能協助使用EM-X試行抗氧化治療,其配置處方如下。
首先每天三次,一次20c.c.共60c.c.,以五天為一個單位。每天增加10c.c.,一天共增加30c.c.,總結算來一次60c.c.,一天180 c.c.的逐量增加,如此持續下去,結果令人喜出望外。開始飲用經過大約二個月,原本一公分的癌細胞幾乎看不見了,而原本預定的手術也不必再進行了。
數個最棘手的癌症,多虧了近年來手術方法的進步才得以治療。就是透過內視鏡進入肺部實際觀察患部,可以只針對惡化的腫瘤切除。
所以大可不必對手術如此排斥,不要只因為服用EM-X可以治療就對手術敬而遠之,一公分程度大的肺癌,是因為早期發現而且確實的飲用EM-X,才不必進行手術(癌就能因此消失的事實),而原女士的案例,對我來說實在是個寶貴的經驗。
原女士的狀況,是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最佳見證,其實任何一種病況皆同此理,但是連手術都不能救的末期癌症並不代表希望全無,以下便是最好的實例。
甲狀腺癌是因為細胞的發育過慢,早期發現可依賴手術治癒,井上加壽子(四十三歲)便是在發現甲狀腺癌轉移至肺部,連手術都治不好的案例。
在試過各種來自親朋好友介紹及坊間流傳的各種偏方療法,都無法使情況好轉下,最後輾轉才獲悉EM-X。開始引用之後,甲狀腺癌的腫瘤標記清球蛋白值逐漸下降,一直到四個月後腫瘤停止了增長。
井上女士的飲用量為一天70c.c.,癌細胞停止擴散後也是每天無間斷的同量飲用,而體力也因此逐漸恢復。從開始飲用的半年後,一般的日常家事也不再是負擔了。井上女士除了EM-X以外並無實行其他特別療法,由此可確認EM-X對於不能手術的末期癌症是有效的另一項實例。
此外,還有這樣的實例,某患者經過CT掃描確認肺部有0.5公分的腫瘤,被告知[可能是癌]而遂住進國立癌症中心,進行細胞檢查,結果是[應該不是癌]。
雖然因此而安心不少,但先前被判定是腫瘤的可怕陰影仍在。為了安全起見,雙方便達成了三個月後再做檢查的共識。當事人曾耳聞EM-X的驚人效果,在病情尚未明朗化以前,懷著有病治病,沒病健身的輕鬆心情開始飲用。
如預定三個月後的再度複檢,腫瘤的陰影和形狀已然失去蹤跡。病患並未轉告醫師關於EM-X,而醫師還一副不能理解的對病患說:[前一回檢查的時候,你是不是有感冒?]。熟悉EM-X的醫師們,對於這一類的現象反應已經是習以為常,但對於一般的醫師則難以接受這神奇的事實。
也許這一位病患體內很有可能沒有癌,但是放著不管就可能會讓病情轉移或惡化成癌。由此看來,若是良性腫瘤的話,儘早使用EM-X將之消除,絕對是上上之策。
現階段的EM-X為何有效用?醫學上並不能被證明。如此具有功效的安全物質,只因為[不是醫藥?穄的理由而無視於它的存在嗎?至少不必擔心它會對人體產生副作用。且我始終認為,有義務將EM-X的存在轉告給需要的病患,因為這是病人的一大福音啊!
攝取蛋白質與活性氧可預防癌症
相信讀者已經瞭解EM-X,對於各種疾病所發揮的卓越功效。至於人為何會感染癌症,我將根據最近醫療相關研究人員的言論報告作以下的敍述:
動物或植物等等所有個體皆因細胞而來,而生命體最小的生命單位就是細胞。換句話說,任何細胞的構造都是同樣的組合,細胞當中所擁有的核心部分,其中具有傳遞生命情報的遺傳因數(DNA)。
所有有關遺傳因數的相關情報,都是一切生命活動的進行,所謂一切的意思是指也會有疾病的遺傳因數,產生癌的癌遺傳因數活動時,其他正常細胞將因為癌遺傳因數的活化而被癌同化。
健康的人一旦癌遺傳因數開始活動,一天大約有千個癌細胞就此萌芽,其中也同時開始培育同化其他癌細胞,也就是說健康的人體內也會自動培育癌細胞。
只不過,癌遺傳因數使勁的製造癌細胞,癌抑制遺傳因數也同時發動機能抑制消滅。所以若是抑制遺傳因數的機能被活性氧破壞,煞車失靈後癌症便因此而來。
例如之前所述,遺傳因數,專事製造防止癌發生的抑制蛋白質,若遭活性氧攻擊而受損的話,癌便會發生。或者抑制蛋白質的材料不夠也不行,癌症預防的首要條件等於防止活性氧的迫害以及攝取優良的蛋白質。
癌症發生的原因何其多,主要歸納起來至少也有30—50項的原因。假設,以動物來做實驗。如果刻意去進行餵食大量蕨類的話的確會導致癌症,多吃燒焦的魚類也是一樣。但是癌症病人根本無法如此攝取致癌食物。
若把實驗動物癌症的手法用在人身上,也就是說,每人每天都必須吃蕨類食物或吃燒焦的魚,必須是如此極端的做法才能致癌。換句話說,在一般的飲食範圍內我們吃什麼都沒有關係,只要不過量。
譬如說,飲食偏向多脂肪方面的事物或是持續的暴飲暴食等,這都是形成癌或其他成人疾病、老化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說,上述任何一項都會引導產生活性氧。
暴飲暴食為何是一大戒律?如果不顧人體的消化機能而持續性的飲食,代謝機能將因此崩盤。我們都知道火爐可用來燃燒柴火或木炭,火爐本身有一定的容量,容量內可盡情的進行燃燒的作用。若是一味的將柴火、木炭死命的丟進火爐裏,不但無法燃燒,也只能噗嗤噗嗤的冒著煙。而人體如果也是囫圇吞棗似的飲食,消化→吸收→燃燒→排泄的代謝機能會因此被迫停擺,長期下來當然就會產生活性氧。
活性氧一攻擊遺傳因數,身體便產生老化,而疼痛也會接踵而至。長久下來,當然會失去體內正常機能,此一機械理論也是癌症來由的最佳說明。


產生老化的原因


相信現在讀者們應該都已瞭解產生大量活性氧的主因來自於暴飲暴食、飲食不衛生、累積壓力以及酗酒或吸煙等等不好的生活習慣。這麼說,規律的生活就可以遠離癌症的侵襲嗎?
不吸煙不喝酒、飲食習慣標準,特別是生活沒有任何壓力下,為何仍導致癌,實際從癌症感染患者病例上來看,生活習慣極為平常的人較容易中獎。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活性氧的發生和體內的抗氧化物質的總量在互決勝負,而活性氧獲勝,所以我們必須和癌抗戰。
人類吸取有用的養分,燃燒其營養物質獲取能量,細胞當中的線粒體部分(mitochondria)是能量的生產工廠。在這裏為燃燒營養物質必須不斷的消耗氧,完全燃燒氧後的2%才能成為活性氧,活性氧中另有氧化力較強的,此活性氧破壞遺傳因數之後,產生過氧化脂質製成老化物質。不過,能量生產與衛生不衛生毫無關係,而是生命生存不可欠缺的,更是因應體內防止如此而來的活性氧之害的備用系統。
這又是個什麼樣的系統呢?體內活性氧發生的準備,是用來消除稱為SOD(Superoxide dismutase)的抗氧化物質,而作了消毒的任務。
但抗氧化物的生成能力一進入四十歲便開始衰退,癌症或者其他成人疾病也多數於四十歲以後逐漸滋長,這和SOD生成能力的衰退是雙向並行的。因此進入中高年期,必須特別格外注意抗氧化物質。
如何滿足此一必要量,除了注意衛生並防止不必要的活性氧的生成,避免發生定量活性氧的迫害,只得從外界攝取抗氧化物質。
抗氧化物質最具代表性的有維他命C、維他命E的維他命類以及SOD于體內製作時所必需的蛋白
質以及礦物質等。但是利用飲食和服用維他命或礦物質製劑等作為補充卻並非易事。
譬如說,在沒有任何重大病痛的狀態下維他命定量吸取並不困難,維他命C每日正常的攝取量為50—60毫克就足夠了。但用於積極預防癌症的話,必須要有一千至二千毫克的攝取量。一般飲食想要攝取如此大量的維他命C則相當困難。
從抗氧化物質的標準來看,一般所謂必要的量或者是根本遙不可及的量,其實還是不夠的。另一方面,SOD跟隨年齡重疊前進不知不覺中減少,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就已降低了抗氧化能力,看似健康的人突然被宣告感染癌症或其他成人疾病,成為其主要原因的說法並無不當。
另外,幸運的避免了癌症或其他疾病,活性氧也會同時促進老化。活性氧化的生成和抗氧化的總量差呈現負值時,肯定會加快老化的速度。同樣的年齡、同樣的生活方式、老化的人與活力無窮的人,兩者的差別也可以說是抗氧化能力的差別。
在EM-X出現之前,唯一能夠避免並預防的方法,只有針對與生俱來的體質(這也是遺傳因數的特性),加以細心的注意以及大量的攝取抗氧化物質。
以上所述的活性氧的害處令人恐慌,而大約十年前就在全新的理論浮上臺面時,當時相關醫療的臨床醫師們仍無法抓住要領,抗氧化治療的實行便因此幾乎停擺。
極少部分的醫師卻驚為天人般立刻著手進行各種抗氧化治療的實驗,傳統的民間療法或新方案的免疫療法等等,偶爾出現嚴重性癌症治癒的病例,但是抗氧化療法確實是屢創佳績。


EM-X的失敗病例與對策


病患白石麻理子(六十八歲)感染的是血癌中的成人T細胞血癌,抗癌劑對於一般癌症患者只能發揮一成的效果,但血癌則不然。
眾所周知若是進行抗癌劑治療,其副作用是相當驚人的。如能加上EM-X一起的話,多少可減低副作用,所以服用EM-X與抗癌劑治療便同步開始進行。
白石女士從一次10c.c.一天三次開始,五天為一個單位每次增加10c.c.(一天共30c.c.)進行,接下來以三天為一個單位,原本每次10c.c.則增加至60c.c.,如此持續下去便是我所開出的處方。一切進行的非常順利,持續三個月的抗癌劑治療幾乎沒有副作用的現象,過程可說是再好不過了。
就在以為控制痛情的情況下,患者竟然發生了肺炎!血癌是白血球異常增加的疾病,白血球之所以增加,是因為微菌而來,感染血癌的人其白血球之異形,白血球沒有殺死微菌的能力才會容易引發肺炎或其他疾病,結果很遺憾的病患因此而逝去。
患有食道癌的山口雄三(六十一歲)也是服用EM-X無效的病患之一。食道癌已經轉移至肝臟,腹腔不僅積水而黃疸也已出現,醫院方面則明確表示此時只能試試EM-X做最後一搏,他便遵照醫師的指示從每次10c.c.開始,每兩天增加10c.c.一直到每次增加至70c.c.,結果仍舊回天乏術。
EM-X的服用雖稍嫌遲了一步,但是主治醫師卻表示:[患者一點都沒有痛苦的感覺,最後是平靜的安息],這倒是令人覺得EM-X還是有它另一面的神奇效果,而安心不少。癌症末期通常是相當痛苦的,已經無法起痊癒也是無可奈何,若能在末期治療時減輕病人的痛苦,不失為最大的治療目的。
也許讀者們會說何不使用麻醉藥物?但如果一開始就使用麻醉藥物,其藥量將隨著使用次數而與日俱增,雖然不能稱之為有效,但如此一來醫師們只有袖手旁觀了。不見好轉的病患身理、心理不再因為疼痛而苦不堪言。服用EM-X減輕痛楚,對於末期癌症以及家屬都是最好的安慰方式。
EM-X處處顯示出對癌的各種功效,然而癌細胞也會增長變大,其效果所能發揮的空間也因此受限。
男性末期的肝癌病患者,癌的大小從直徑約15公分逐漸增大。病患一天服用EM-X70c.c.,連續達七十五天之後,結果並未好轉,此時仍然尚未使用點滴,如果當時改為注射點滴或許情況能改觀。
另外,一天70c.c.的飲用量還是稍嫌少了些,同樣肝臟癌,同樣有增大現象的六十歲男性病患70c.c.的配置量持續了三個月,仍然看不見預期的成果,看來EM-X要消滅變大的癌並不容易。
在此只有一件事必須說明,增大至如此地步時,最好先進行一次手術並使用抗癌劑,再配合使用EM-X或許會有較好的效果。
根據癌的種類再施行放射線治療,EM-X按照癌的改善狀況提高抗氧化能力激發出自己體內的自然治癒力、免疫力。假設抗癌劑和放射線沒有直接影響太多免疫力,所以結果仍有出現轉機的可能性。
一位男性病患由C型肝炎轉移成肝硬化後又變成肝癌。患者的肝臟癌繼續惡化蔓延至門脈(來自於胃及腸的血液集中後送達肝臟的靜脈)再度發作的危險程度相當高,所以病患本人大膽的希望捨抗癌劑而服用EM-X,大約在第三個月腫瘤標記確實明顯的改善。一樣是增大的末期癌,EM-X還是有充裕挽回的機會。


抗癌劑的效果


使用抗癌劑是現代治療癌症當中最被爭議的方式,例如血癌對抗癌劑的實際效用,副作用雖強卻有其使用的價值,所以如果對抗癌劑沒有效用的話,能不用就儘量避免。
除了血癌以外,其他對抗癌劑比較有實際效用的如小兒癌,肺的小細胞性癌、卵巢癌當中的絨毛上皮癌等等皆是。大腸癌、胰臟癌則無效用,而肝臟癌和胃癌的效果就幾乎等於零。
這樣的效果醫師其實早就知道,為何仍無關緊要的使用抗癌劑呢?我想一般人一定也有同樣的疑問,唯一可以接受的解釋是,身為醫師最無法忍受的是什麼都不能做的無奈感。
雖然明知抗癌劑的效果有限,無法動手術開刀的癌或手術後的經過並不樂觀時,除了難過的家屬,醫師也是很難受的。所以對於抗癌劑,我們只能想:[這次可能有效也說不定]。
前面章節已經明確的敍述,知道沒有效用還要繼續使用的話,我個人是堅決反對的。站在患者的立場,實行手術的醫師按照治療計畫延續使用,生命全交到醫師手上,病患很難自由的左右執行的情況。
但是仍有不少的患者,前來詢問我到底該如何是好?我總是請有使用EM-X的患者一起來回答疑問,抗癌劑發生效用時雖能減輕副作用,但抗癌劑無效時,至少不用擔心副作用,所以使用EM-X一點負面影響都沒有。
老實說,我真正想說的是[放棄抗癌劑,只要EM-X就好]。現階段完全投入于此的醫師可以說是沒有,如此埋沈著於EM-X的我來說,對患者要說的建議是一兩天也說不完的。但是經由我細說EM-X的基本功能之後,病患若表示願意嘗試,這麼一來便搭起彼此希望的橋樑。
當然也有些患者仍抱著試一瓶就好的心情,對於抗癌劑仍懷抱著[對別人無效,並不代表我也無效]的一線希望,並無不當之處。到了癌症末期,包括醫師、家屬、病患本身,與其說是直接的效果不如說是[辦得到的事情終於辦了],一種滿足追求心理的自我安慰,這種意義也是抗癌劑存在的另一種解釋吧!
使用抗癌劑同時並用EM-X是最好的,還曾有發現在癌動了手術之後或者手術之前,如能飲用EM-X一段時間仍尚有可為。
遵照上述狀況服用EM-X之後的手術過程不但順利,而且手術過後的恢復狀況也非常良好,因此再發作的可能性越來越低。手術前開始飲用,手術後更是從不間斷的病患當中,包括再發作準確率高的癌症,可以確認毫無再發作的徵兆,甚至於恢復至一般正常的生活形態,回到社會上工作的大有人在。
一位病患的肝臟已經四處擴散著大大小小的病巢,已是無法動手術的肝臟癌,他的情形,可以使用塞栓術控制部分較大的病巢,癌細胞也需要營養否則不能生存。因此只要堵住供給營養給癌細胞的血管,得不到營養的癌細胞自然會死亡,這便是塞栓術的作法。
癌細胞擁有逐次製造自己專用血管的能力,一個地點被破壞馬上可以另開生路所以塞栓術只能算是治標,並不能治本。不過,只要配合EM-X服用的話,不是暫時性的可能也會有。
這位病患一方面利用塞栓術控制大的病巢,一方面持續飲用EM-X,從四月初開始飲用,中旬改為一天三次,每次劑量為60c.c.,沒多久,接到對方打來的電話:[我的疲倦感沒了,臉色漸漸的轉好了],病人興奮的向我報告自覺症狀的良好現象。
接下來幾個月,病人體重增加了5—6公斤,前面也說過,癌症病患的體重只有減少沒有增加的道理,癌細胞為了增殖不斷的吸取體內的養分,體重還會增加實在想像不到。
換句話說,體重增加了,等於是病情好轉的確實證據,而且就發生在這一位病患的身上,飲用EM-X半年後,經過CT掃描的檢查,原來幾處微小的轉移病巢已完全不見了。


遲用EM-X的遺憾案例


惡性神經末梢腫瘤屬於罕見的癌症病例,這是附著在神經末梢一大片網膜的癌,也就是佐藤冬彥(四十七歲)所感染的疾病,以下是佐藤先生來找我之前的病歷,在此僅作簡單介紹:

 

日    期

症                    狀   

1984年11月

因直腸神經末梢腫瘤切除直腸,另接人工肛門。

1989年1月

如前述狀況再度切除。

1992年5月

因局部再度發作切除。

1994年10月

施行腫仙骨式直腸切斷術,確認轉移至肝臟。

1994年11月

切除肝前上亞區域。

1996年8月

因轉移至右胸壁切除第五--七肋骨,按照網狀(mesh)再建。 

1997年5月

右胸壁創部,鼠蹊部劇痛。  

一而再再而三的手術再手術,情況一直走下坡,到最後似乎只有等待死亡。在知道EM-X具有和緩痛楚的作用,家屬才轉送到我這裏來,此時我是採取飲用以及點滴雙管齊下的治療方式。
飲用方面以每次30c.c.開始,每三天增量每次10c.c.,持續增加至每次70c.c.(一天210c.c.)我和佐藤先生相互交換了誓約書,在此揭示僅作為參考。
誓約書
目前本人正接受也依賴EM-X的治療,主治醫師田中茂先生為了使本人確實瞭解作了詳細的說明,本人真誠的接受並願作以下的承諾——本人正在進行的EM-X之相關治療,田中茂先生無須擔負于法律上,政治上,醫療上的責任,本人誠懇的請求治療。
佐藤先生的狀況已經轉移至腳骨,實在是痛的不得了,只好回到之前的醫院進行神經阻隔的手術。在開始進行EM-X治療後,痛楚雖然沒有完全消除但已經達到可以忍耐的程度,因此辦理出院。在此之前,一直都是一面倒的惡化,能夠恢復至出院算是一大創舉。
這個例子使我回憶起我的學弟,在我知道他的變化時已經是肺癌末期了。能力範圍內做盡了各種治療後,還是被宣告只有半年的生命,結果卻意外的延長了一年以上的生命,這個階段我正好知道他的病情。
我便趕緊送出EM-X給他開始飲用。原來一直往下掉的體重,在短短的一星期內增加了三公斤,癌症末期的人體重會增加實在是難以置信,體重增加表示EM-X慢慢的在體內引導,是有危機化為轉機的最佳證據。
[託您的福,體能漸入佳境,以後也會持續不間斷的飲用]。
電話中的聲音既興奮又感動,也是身為醫師的他,對於EM-X的驚異效果應該是最能感同身受的好對象。之後我當然繼續的送上EM-X。半年後,學弟的太太打電話來告訴我學弟已經過世的消息。
難道EM-X也挽回不了他的生命嗎?經過病患太太的說明,開始飲用EM-X確實有好轉的現象,之後因抗癌劑的治療產生了副作用,嚴重到連EM-X都不能喝了。
假設沒有抗癌劑的副作用,可以持續的飲用EM-X,不但體能逐漸恢復,而自然的治癒力也能發揮……使我心中多少還有些悵然若失。


手術、化療、放射線療法的體內損害


遠離抗癌劑的聲浪是越來越強烈了,近藤誠先生原本就是主張與癌搏鬥的人。關於癌症手術的是非曲直評論不斷,我個人認為近藤先生的主張90%是正確的。
手術也好,抗癌劑也罷,放射線治療也可以,都會產生很多問題。不久的將來,將會導入遺傳因數的療法,甚至也會誕生幾個舊時代的治療法,但是要等到一般化卻是遙遙無期,一旦依賴現代醫療,不管選擇哪個方法都不能否定會有其界限。
譬如肝臟癌,無論進行任何一種治療方法,首先一定是外科手術,再來是酒精療法或者是栓塞療法等等。
所謂酒精療法,就是將高濃度的酒精直接注入患部,使用將近99.8%的高濃度酒精,注入部分的癌細胞很難存活,這和手術的效果是相同的。但是酒精也給患者帶來不小的負擔,不過這是抑制癌增大的直接療法之一。
至於栓塞療法,之前曾經敍述堵住供給營養給癌細胞的動脈,餓死癌細胞的方法算是一種兵糧之爭吧!生命力旺盛的癌細胞雖然受到某種程度的破壞,但馬上採迂迴戰術尋找其他可供給營養的血管,所以這個方法的治療效果也是有限的,接下來只剩下抗癌劑以及放射線療法。
肝臟癌的情況,接受抗癌劑治療也是效果不彰,通常都是抱持著[也是對我有效]的一線希望進行注射抗癌劑,不過使用抗癌劑不但會使毛髮脫落、變白,體能也會逐漸衰竭起不了床,甚至於沒有食欲、頭痛等症狀出現。
嚴格說起來,抗癌劑的治療病非全無效果,前面已經強調過,針對特定的癌症具有一定的療效,例如肝臟癌就有可能控制病情。假設還有其他有效的方法則另當別論,時下的現代醫師依賴抗癌劑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不過為了呈現出效果必須持續上好幾個月,如此一來也許抗癌劑消滅了癌細胞?或者是身體引起大量的副作用?一勝一負壁壘分明。如果此時適當的加入強力抗氧化物質而EM-X贏得最後的勝利,絕對是不容置疑的。所以,不得不選擇抗癌劑治療時,請務必配合EM-X同時進行。
接著再談到放射線療法。放射線殺死癌細胞的效果強烈到連正常的細胞也一起消滅,放射線療法的成效用[一翻兩登眼]來形容再恰當也不過了。為什麼放射線療法具有危險性?總結來說,放射線的害處是因為人體細胞中的水分被分解後,便會產生活性氧。
水是由酸素和氫組合而來的,成人體內平均含有65%的水分,體內的水分(生理水)一經放射線照射,水便會被分解而產生大量的活性氧。一般所謂放射線的害處,其實並非放射線本身,而是放射線分解了水分所引起活性氧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相同于放射線原理也發生在太陽光的紫外線,持續的受紫外線照射後,紫外線滲透皮膚而引起生體水的分解。特別是近幾年來,臭氧層遭破壞,地球上的紫外線量越來越多,太陽光的危險性比較起以前可說是日益激增。
每年一到夏季,人們總是成群結隊的前往海邊曬太陽做日光浴。以現在的地球環境可是高危險的活動。一旦造成皮膚的曬斑或脫皮就會有引起皮膚癌的可能性,紫外線分解水產生大量的活性氧長期暴曬在太陽光線底下最易促進老化和引發癌。
紫外線的害處在最近被廣泛的討論後,執行各種因應對策的國家也相繼增加。譬如說,澳洲各地的海岸沙灘都有[太陽不是你的朋友]的看板四處林立,並且不時叮囑小學學生上學時配戴太陽眼鏡以及[白天,不要置身陽光照射處長達三十分鐘以上]的宣導教育。
放射線療法對人類的危險性是因為放射線來自於人工式的照射,就算可以消滅癌,也無法避免造成身體衰竭。有種說法是一旦進行放射線療法,老化的速度一下子達到五年甚至十年。
如此一來,任何一項肝臟癌的治療都是充滿了危險性,回顧整體之危險性,外科手術、抗癌劑的化學療法、放射性療法等等,結果都是引來活性氧之害。而能夠與活性氧相抗衡的EM-X便是最強的抗氧化物質。


得癌就沒救了嗎?


抗癌劑或放射線療法的效果和危險同時權衡時,越來越多的人認為[能避免儘量避免],當院方建議[開刀動手術]時,很多人不禁迷惘[這樣做妥當嗎?]
特別是癌尚未擴散變大之前的初期,是[只要切除就可以治癒],而事實確實是如此。初期癌症切除後好轉的比例的確很高,但是[可能是癌]的階段來進行手術的話卻未必見得,在EM-X出現之後的現今,EM-X則成為最優先的選擇。
癌症的種類繁多,因此依照性質和治療的方法各行其是。但顯而易見一般人對癌的整體概念仍模糊不清。儘管如此,我想告訴大家一個對於癌的常識,那便是90%以上的癌症都是上皮性癌症。
而當上皮性癌症處於[可能是癌]的階段時,是可以被找到的,這稱之為[前癌狀態]。大多數的醫師對此階段都會建議開刀進行切除,但我個人認為還是不要切除可能比較好。
癌也是屬於腫瘤的一種,腫瘤則分為良性腫瘤和惡性腫瘤。而癌則屬於惡性瘤(惡性腫瘤),更進一步的惡性腫瘤大致區分為上皮性與非上皮性。
人體的皮膚、消化器、呼吸器等等表面的形成,分為上皮組織和非上皮組織。事實上被稱為癌的均來自於上皮組織,非上皮組織引起的則是肉瘤屬於(其他類似血癌的是血癌)。
本書沒有必要拘泥於嚴密的醫學,所以惡性腫瘤全都歸類於癌的話,只要達到90%以上就是上皮性癌,包括消化器的癌、肺癌、子宮癌、乳癌等等都是上皮性癌。
上皮性癌的特徵是前癌狀態。所謂前癌狀態是指還沒有成為癌,也就是在[不會讓它轉變成癌!]的預測階段,只要取出癌的組織透過顯微鏡觀察便可瞭解。
只不過,這種狀態無法經由超聲波掃描或X射線得知的,一般健康檢查也很難一窺究竟,通常都是覺得身體不舒服,透過住院檢查才被發現,再取出細胞做顯微鏡觀察,因此,當察覺到有異狀時,此時細胞會可出現能將轉為癌的面相,因為細胞的臉色表情是介於癌和正常細胞的中間。
目前的癌症治療,大多數建議切除避免後患無窮。譬如說,發現有息肉,而息肉也已經腫大,雖然還不能算是前癌狀態,且仍屬於正常細胞,其實,裏面卻含有將來可能成為癌的息肉。
並不是所有的息肉都會轉變成為癌,所以才會傾向於手術開刀。也就是說,大部分的現代人對於癌症的心態是[一旦開始懷疑就會招致罪愆]。初期癌症的確是愈早發現治療的機率愈高,如果是前癌狀態的話,經過兩三年轉移初期癌症的準確率也不低。
但是我個人認為前癌狀態下一定要切除,怎麼說呢?因為神奇的EM-X已經出現了。被發現是前癌狀態時,馬上服用EM-X觀察情況的轉變比起立即手術開刀來得高明。
從前癌狀態到轉變為癌症,至少需要兩至三年的時間。在這一段時間內確實的服用EM-X,癌因此消失是可以想像的,假設真的不行再重新思考因應的治療方式也不遲。EM-X改變了一切,現在應該是[一旦開始懷疑未必是癌]。
癌症是屬於手術切除後多數呈惡化現象的疾病,手術極度的消耗體力,結果成否未定的手術又引發大量的活性氧,就算癌瘤被成功的取出,多數病患的身體恐怕也因此而變的虛弱。
能不毀壞身體的治療方式是醫師們最終的希望,但一直以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EM-X快速的提高自身的抗氧化能力後,這樣的轉變不是沒有可能。抗氧化能力升高之後,含有免疫在內的自然治癒力便跟著增加。
經過自然治癒力的活動而癌因此能夠消除,再也沒有比這個可以更進一步了。實際上健康的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引發了癌,往往因為自然治癒力而治好的例子比比皆是。
可是單靠[自然治癒力]的想法,在架構上即缺乏信賴感又有說服力不夠的感覺。所以有這麼想法的人,不妨仔細考量以下的建言。
原來被稱之為癌症特效藥的干擾素(interferon)藥品,最近則出現了生成淋巴可溶性物質12(interleukin 12),並且該藥效漸漸嶄露頭角。
其實無論哪種方法都有不少副作用的缺點。基本上我們人的身體也擁有干擾素,以及生成淋巴可溶性物質的自然製造能力,而且來自于體內自然的生產根本毫無副作用,這種體內製造的特效藥,其作用便是自然治癒力。
現代醫療針對癌症的策略採用[可以開刀的儘量動手術]的姿態,不能動刀切除的手術也有不能施行的限制,所以請儘量朝向避免開刀的治療方向去思考,也就是說處於前癌狀態的話,我認為飲用EM-X一年再觀察變化才是良策。


樂觀也有助於治療癌症


因應癌症對策還有一項重要的要素——精神層面可說是影響深遠。身患癌症的病人若有悲觀情結則病情會更加速惡化。相反的,心情若保持樂觀輕鬆則會增加NK細胞(natural killer淋巴系細胞能免疫專事殺傷腫瘤意識)來消滅癌細胞。
疾病的壓力積壓以後會出現一種稱為皮質醇的賀爾蒙殺死NK細胞。如果心情一直保持愉悅、笑容滿面,不但NK細胞被活性化,而這一笑還能提高免疫力呢!
但是,癌症患者沒有心理壓力的是少之又少。明知壓力帶來反效果,但想要簡單消除又不容易,這時候需要的是技巧。技巧之一的[生活療法]是值得參考的方案,是由倉敖市柴田醫院的伊丹仁朗博士所推廣。
伊丹博士率領癌症患者、護士、醫師們前往歐洲,挑戰攀登阿爾卑斯山最高峯勃朗峯(mont blanc)。並且與國外的癌症患者密切交流,相互提供各式獨特的生存方案確實身體力行。
其彰顯的成效的確令人刮目相看。伊丹博士所實行的方式當中,其一的[微笑療法]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的跟進。讓癌症患者觀賞喜劇或聽笑話連續兩個小時以上,再調查其NK細胞的活性度,會發現出全體的數值上揚了。至於攀登勃朗峯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勉強困難了點,但只要平常保持愉快笑口常開即可。
中國老祖先說得好[一笑一少,一怒一老]。意思是說大笑一回年輕一歲,生氣一次老一歲。人類的喜怒哀樂引出腦內嗎啡(endorphin ,一種腦分泌,具有鎮痛作用的氨基酸)的賀爾蒙,可增強針對癌的抵抗力以及免疫力。相對的,易怒易悲的情緒變化則容易引發介於非腎上腺素,腎上腺素之神經傳達物質的活性氧也就會導致健康的損害。
總而言之,常保心情輕鬆、笑顏逐開,凡事樂觀向上的生活步調絕對是對癌策略的不二法門,同時也是保持健康、長壽的最佳管道。
轉移對癌的注意力、樂觀進取,以正面的思考來看待生命,伊丹博士生活療法的立足點,其實和EM-X的效果有異曲同工之處。
一般而言,如果有人獲得EM-X的功效,身邊若有癌症患者想必也會有[我也試試看]的欲望。經由此而來的使用狀況,效果一定會突飛猛進,而且範圍甚廣的其他疾病也能因此加速恢復。
為何我能夠這麼肯定呢?因為[EM-X實際效用]的實例,產生出對EM-X的信賴感和期待感,繼而從心底湧現對EM-X效用的正面引導,如此一來效果更快了。
相反來說,對EM-X抱持懷疑,且不信任的患者則效果肯定不彰。有人說[疾病來自於情緒],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你若以[EM-X無效]的心情來飲用,那麼EM-X所呈現出的效果一定沒有
很好,即使會因個人體質而有所差異,但不管怎麼說,當事人如果有排斥或悲觀的想法,那對
病情與復原的情形,一定幫助甚少。
所以保持想法樂觀向前的人,會活的快樂且充滿希望,因為他把危機看做挑戰,所以他會勇
敢的迎向挑戰。當然,飲用EM-X是不能強制的,對於宣佈放棄的人,也只能深表惋惜了。


預防勝於治療


癌症的疾病屬於全身,癌出現的部位不一。癌可能在肝臟,也可能在肺部但結果可能都不一樣。
現代醫療又稱之為[臟器醫學],人體各部位器官在細分之後進行診療為其特色。心臟不好治療心臟,胃不好治療胃,針對特定的疾病部位直接治療,其效果可事先預設。
因此,現代的癌症治療同樣是針對出現癌的部位,全面進行效率性的攻擊技術是可以確立的。但是完全被治好的患者,本身沒有辦法恢復的情況不在少數。也就是說,過於拘泥細部分類,只看到單方面的治療疾病卻造成後遺症更大的弊端。
關於這些弊端,現代醫療最先進的各個領域的專家們,已經重新開始反省[整合醫學]。所謂整合醫學,也就是身心健康綜合管理醫學(holistic health)。
癌症治療也因此跟著進行不同於以往的改變。很多人一方面依賴現代醫學的治療,以及只要有治癒可能性的治療法,也不過問治療的過程就照單全收,形成一種盲目的趨勢。
處於這一股潮流中再仔細觀察EM-X,不難發現EM-X對於特定的器官、特定的疾病所發揮的優秀成效,同時提高身體整體的生命力和整合醫學所扮演的角色不謀而合。
時下多數的對癌策略,首先是接受現代醫療的檢驗,再聽從醫師的治療計畫,全部無效後再想辦法尋求現代醫療以外的民間療法。
所有這些實證來自於,幾乎都是已經無所適從的癌症末期病患,而找到使用EM-X於臨床的我,經過給予配置獲得效果後,才似恍然大悟般的娓娓道來。
一旦發現癌症跡象馬上服用EM-X,這類的治療方式若能夠大力推廣的話,所謂癌症疾病的治癒率不就可以大大的提高了嗎?另外,接受抗癌劑或其他有副作用的治療的人也可以因此不再受苦,這種想法在我的心裏是越來越強烈了。
其實,癌症是一種發病期可長達二、三十年的疾病,所以不管是誰都可能自年少時就已經在體中培養癌。任何一個人在擁有健康的身體時,就開始飲用少量的EM-X,補充從年齡或者從生活上損失的抗氧化能力,就有可能減低癌的發生率。
幸運的是EM-X不是藥物,很容易就可以取得,價格方面可能稍微高一些,但為維持健康持續性少量的飲用,應不會造成經濟上的負擔。確實瞭解EM-X驚奇的功效,為自身健康而使勁飲用的人,癌或其他疾病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恢復。大家都明白醫學的真髓在於預防,EM-X的登場,或許是人類初次獲得實踐預防醫學的最強勢武器。


第一章概要


·  在現代醫療常識裏,要癌完全消失是不可能的事,但EM-X卻使癌症重現光明。
·  手術後服用EM-X,具有防止再度發生的效力。
·  EM-X是擁有最優秀抗氧化能力的物質,該抗氧化能力提高免疫力,引出自然治癒    力,發揮癌以及其他所有疾病的改善效果。
·  病患為獲得EM-X的效果,務必要持續性的服用。
·  EM-X擁有戲劇性恢復的功效,也有遲遲不見效果的狀況,那是因為個人體質以及    自然治癒力的差別,EM-X的效能遲緩時,可同時並用,提高抗氧化能力的物質。
·  注重養生之道的人感染了癌,是因其體內的抗氧化能力減弱。
·  EM-X具有減輕癌症末期病患痛苦的作用,使用抗癌劑最好同時並用EM-X。
·  EM-X不只緩和抗癌劑的副作用,並具有引導抗癌劑功效的作用。
·  前癌狀態無需進行手術,因為飲用EM-X獲得改善的可能性相當高。
·  癌在可能範圍內,最好避免手術來進行治療,使用EM-X快速提升抗氧化能力,並且漂亮的發揮自然治癒力。
·  人體內擁有和制藥工廠相同的能力,可生產治療所有疾病的治療藥,包括干擾素,生成淋巴可溶性物質12均可自動製成,在EM-X強力活動後,體內的制藥工廠開始製造所有的藥,這便是自然治癒力的真面目。
·  笑口常開可消滅活性氧,促進NK細胞活性化。
·  相信而使用EM-X的效果與懷疑中使用的效果,兩者相差甚巨。
·  癌症是全身的疾病,檢查或引發出來的部位,可能都不是最終真正的病因。
·  癌症的治療也逐次的改變,除了現代醫療的方法以外,時下的趨勢是只要有效,包括民間療法等等都饑不擇食的嘗試,EM-X在這股盲目的潮流中是最好的抗氧化物質。
·  維持健康持續飲用EM-X,不知不覺中治癒癌的可能性是絕對的。
·  EM-X的出現是人類史上,實踐預防醫學最強的武器。